看到面色阴沉的穆宁馨,心中一突,“为我?”

小编:一天宁馨正在云海峰上酿制灵酒的时候,穆水岚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宁馨,不好了! 你遇到什么事了,让你这么慌张啊?宁馨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穆水岚,递给了她一杯灵酒。

 
    一天宁馨正在云海峰上酿制灵酒的时候,穆水岚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“宁馨,不好了!”
 
    “你遇到什么事了,让你这么慌张啊?”宁馨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穆水岚,递给了她一杯灵酒。
 
    “不是我遇到,是你!”
 
    “这你可就是胡说了,我一直在云海峰上,能遇到什么事啊!”
 
    “罗家的人到穆府向你提亲了!”
 
    “啪!”宁馨手里的酒坛应声而破,空中迅速弥漫着阵阵灵酒香,看到满地的碎片,穆水岚心里直呼可惜,“你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罗家的人,到穆府来为罗笙向你提亲了!”
 
    “他们同意了?”
 
    “哪能呢,罗家人第一次上门的时候,静姨就拒绝了,可这次是罗家族长亲自来的,我爷爷给我传讯,让我给你说一声。”
 
    “罗家人以前就提过亲了?”
 
    “是啊,第一次来的好像是罗笙的三叔罗成,不过被静姨给拒绝了,没想到这次罗家族长亲自来了!”
 
    “罗笙此时在哪里?”
 
    “应该是在宗门里吧!”
 
    穆水岚话音一落,宁馨就朝着御剑峰飞逝而去,留给穆水岚一道青色残影。
 
    天一宗御剑峰,两名守峰弟子正在议论着最近天一宗的八卦事迹,突然一道青影闪过,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已飘然远去。
 
    “刚刚是不是有人闯御剑峰了?”
 
    “不是吧,谁这么大胆敢闯御剑峰啊!不怕被峰上的各位师兄师姐手里的剑刺成窟窿啊!”
 
    两名弟子相互看了看,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 
    进了御剑峰了后,宁馨才将速度慢了下来,此时她的脸色十分难看,当听到水岚说罗家来提亲的事后,她的心脏就一阵急速跳动。
 
    很久没出现过的那种慌乱感觉瞬间袭满了整个心房,这是每当遇到致命危险的时候,她才会出现的感觉,这让她立马就想到了罗家那三个化神老祖。
 
    宁馨反复想了想,之前她并没有做过任何透露她体质的事情,罗家怎么突然开始打她的注意了呢?她必须尽快找罗笙问清楚,这提亲到底是谁的注意!
 
    “站住,你是什么人?敢闯御剑峰!”一道剑光划过,锋利无比的利剑飞快的向宁馨刺来。
 
    当利剑快要刺到宁馨身上的时候,宁馨手中运起一团灵气,如水蛇般向利剑袭去,将剑牢牢的定格在半空中,而那执剑的弟子直接被宁馨甩开老远!
 
    跟在那弟子身后的其他天一宗弟子,看到眼前这位女修一招就制服了金丹期的师兄,都有些畏惧的看着她。
 
    “我是穆宁馨,我来找罗笙,劳烦各位为我通传一声!”看着御剑峰上弟子的神色,宁馨缓缓说道。
 
    “原来是小师祖,我们马上去找罗师兄!”众弟子听到眼前这位女修就是在技艺大比上夺得炼丹、阵法魁首,还为宗门找到灵矿的穆宁馨时,都崇拜的看着她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,罗笙就过来了,看到是穆宁馨找他,他有些吃惊,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了,有些疑惑的问道,“你找我?”
 
    “是!”罗笙的神色被宁馨看在眼里,难道他不知道罗家为他提亲的事?随手宁馨就在他们两人周围布置上了禁止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罗家族长到穆家提亲的事吗?”
 
    “提亲,为谁提亲?”罗笙看到面色阴沉的穆宁馨,心中一突,“为我?”
 
    “你真的不知道?呵,那就有些好笑了,为你提亲,你居然不知道,你们罗家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真的不知道!事先爷爷没有跟我提起过!”
 
    看着罗笙毫不避讳的眼神,宁馨说道,“好,我相信你,既然不是你要向穆家提亲,那么麻烦你回去和罗家族长说一声,我是不会嫁给罗家任何人的!”
 
    “好,我会回罗家跟我爷爷说清楚的!”看着穆宁馨好不掩饰对这次提亲的不喜,罗笙心里有些闷闷的。
 
    “我等你的好消息,不过话说会来了,罗家族长是你爷爷吧,你的婚事他事先就没征询过你的意见?难道他们没想过要顾及一下你的感受吗?看来我娘当初也是这样被嫁到穆家的吧!身为罗家人还真是可悲!”说完,宁馨就将禁止解开,快速的离开了御剑峰!
 
    御剑峰上的弟子看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宁馨,都有些莫不着头脑!
 
    此时,罗笙也双眉紧皱的看着宁馨消失的方向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!
 
 
------------
 
一百八十一,背后的恶意
 
    逸阳城穆家,罗静面无表情的看着罗家族长罗毅,几百年了,他还是没有变,那张面带笑容的脸庞还是让她感到的憎恶!
 
    当年他也是这样笑着决定了她的婚事,丝毫没有征询过她的意见,从知道她的婚事到嫁进穆家前后不到三个月,那三个月的时间里她就像罗家的犯人一样被严密看管。
 
    “我是不会同意宁馨和罗家人的婚事的,无论谁来也没有用!”罗静冰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静儿虽然你是宁馨的母亲,可她的婚事得穆家族长和穆洋说了才算吧!”罗毅仍然笑容不减的说道,“穆族长你的意思呢?我家罗笙也不是泛泛之辈,足够和宁馨相配了!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wenzhoutianyahuwai.com/mingrenyulecaipiaoshoujiban/2018/0624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